如何才叫爱护文物_900字

05-13 暂无评论

山东济宁斥巨资打造“中汉文化标记城”的动静一经表露,即受到上百名政协委员联名提案反驳,各大报纸也颁发了不少怀疑的文章。反驳者觉得,项目投资300亿元耗资宏大,打着文化名义毁坏历史遗产和传统文化环境,有文化造假、文化浮夸之嫌,会对“国库”形成轻微挥霍。
从中汉文化城的布局看,其范围之大、投入之多令人咂舌。其实这种一味寻求数量上的多、大、全的文化成长模式在全国各地比比皆是。各类新建的民风村、风气园、影视文化城常常占地表积惊人,却倒尽了游人的胃口。
这种文化成长的理念是值得反思的,在某种意思上是反文化的。文化大成长不同于经济大成长,不是物质大繁华、资金大投入、利润大回收。更何况单方面寻求成长速度、成长范围以及经济利润的粗放型成长方式,即令在经济范畴也并不合适,对经济长久成长、社会调和成长极其不利。我们对“成长”的概念一向有着根深蒂固的误会,好像一提起成长就想起巨大的面积、惊人的数字、都丽堂皇的楼堂馆所。这种他杀式成长模式大概可以短期内拉动GDP,但是其代价则是能源的挥霍、环境的毁坏、人际关系的同化,还极大地败坏了人们的内心生活,侵害人的躯体和精力安康,其弊端已经惹起中心、学识界以及社会各界的高度看重和深刻反思。“调和社会”、“科学成长观”“又好又快成长”等新的概念和命题的提出便是明证。我们一向把“成长”理解为一个量的概念,而实际上成长更是质的概念。
对文化而言,粗放型的成长模式就更是灾患性的。它不是建立而是毁坏。那些人造的没有文化的文化城的真正动力和杠杆是经济,是GDP,是所谓“政绩”。
在我看来,古建造古文物的“原貌”“原样”不仅是城楼、坟墓、牌坊等等孤立的文物的原样,而是这些建造物、文物的原样再加上它的邻近环境的原样。打个比方,十三陵是一个文物群,各个陵寝之间有不少空地,假如在这些空地创造新的建造物,即令陵墓本身没有动,它们所处的环境却发生了变更,这同样是对于文物环境的毁坏,文物环境的毁坏即广义上的对文物的毁坏。所谓文物爱护该当是文物及其邻近环境的部分爱护。
假如文化标记城的担任人和专家们真的是以爱护文物为主旨和目的,那么我奉劝一句:不要再建任何的新建造,彻底摒弃标记城这个“创意”,才是对文物、对文化遗产的最好爱护!

版权声明:本站原创文章,于05-13,由admin发表

转载请注明:如何才叫爱护文物_900字 | 思学教育网

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