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一叙事作文:在路上_900字

05-07 暂无评论

早晨,我从睡梦中苏醒,伸了伸懒腰。妈妈听见排闼而进,打算从衣橱里给我拿衣服:今天你外公、外婆要过来。”我似是条件反光同样说了句:“等等,把外婆给我打的毛衣给我拿来。”妈妈唠叨了句:“又在作什么怪,你不是不喜好外婆打的毛衣嘛,说什么又厚又重又不好看,嗯?”说罢,还是给我拿了来。我抚摸着毛衣,一丝抱歉涌上心头,回顾这一路上——自打我从出身起,我就一向穿戴外婆给我打的毛线衣,从有开花型纽扣的翻领开衫,到无领的牛角扣毛大衣,再到平常的各类麻花平针,以及菱形图案的线衣,还有那一向以来在冬季时为我保暖的毛线裤无一不是外婆的心血,假如将这些“心血”都摆在一块儿的话,还真要摆满一个大衣橱。思及此,虽有些抱歉,但还是喜好那些买来的针织衫,穿靴子时还是穿上了紧身裤,脱去了厚重的线裤。

“叮咚——”一声门铃声将我从思路中拉回,我跑去敞开了门,外婆眼尖,一眼就观察了我里面穿的线衣:“这线衣小了没有啊?小了就跟外婆说,外婆帮你打。”我忙说不小。这时,外婆从包里放进了一件背心:“我前次在毛线店看中了这个模样,帮你打了一件,你看看。”线衣由几种不同色彩的线构成,还有几块菱形图案,旁边点缀着几个小飞机,可见外婆花了不少心情。我有些自责。

下午,妈妈带外公、外婆还有我一块儿去逛街。在路上,妈妈说:“你们穿的裤子太多了,如今风行紧身裤,去买两条吧,穿了比线裤舒畅。”外婆立即说:“那是你们年青人穿的东西,我们老了,不必。”妈妈却答复:“如今好多老头、老太都穿呢!”

一旁的外公听闻,说:“***便是接纳不了清鲜事物,走吧,去看看又不会如何。"

到了店里,外公、外婆都去试穿了。不一会儿,他们都出来了。外公对这裤子非常满意,老板也说:“这个比线裤舒畅多了,又轻。”外婆听了这话,非常不悲伤,嗔怪地看着外公,可以设想出外婆的丢失。继而,她说:“我感到还是线裤好,你要买就买。”说完,拉着我走了出去。

一阵刺痛,我低下外婆的手,五个手指无一例海外长满了茧,中指上还长着一大一小两个血洞的陈迹,我沉默地想,几十年来,在这一路上,外婆的手不知被针扎过了多少次。手粗糙干裂,又是一阵刺痛,这回又加上了我的心。

隐隐听到外婆问话,我“啊”了一声,外婆说:“还是我打的好吧。”我抱歉地点点头。一路上,我都在骗取她。

版权声明:本站原创文章,于05-07,由admin发表

转载请注明:高一叙事作文:在路上_900字 | 思学教育网

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