高一叙事作文:祖母的小楼_1000字

05-07 暂无评论

祖母的家,两层的小楼,远远地看去像一个大大的双层蛋糕。房子有些老旧了,听母亲说前年翻了新,也不晓得记忆中那个班驳的门能否重抹上了红漆。

二楼客厅上方有一个大虫天窗,晨雾中显得别致精巧,像一只小鸟蜷伏在屋顶。上小学的我总感到窗外的天地面有美丽的广寒仙子,想要爬到窗外,老是被祖母抓住,而后便是便轻打我几动手心以示惩处。因而我便经常躺在祖母的躺椅上,透过天窗看雾起、星移、蟾月圆缺。

祖母老是在二楼的晒台劳碌着,时而去摆弄新植的月季花,还得防着调皮的我“棘手摧花”;时而约上几个好友,品茶闲聊。几个老爷爷老奶奶就像年青人一般,说到崛起之时还会乐得拍桌子,小楼里尽是婉转刺耳的启海话和沉闷的笑声。

早晨,祖母拉着我立在院中,哼着不出名的曲儿为我编小辫儿。我用余光看到祖母的手肘一来一回动作麻利,设想祖母的手应如在花丛中高低翻飞的胡蝶那般机灵。女同学都倾慕我有摩登的羊角麻花辫儿,这是我幼时的小小得意。

放了学回家,门老是虚掩的,推开门,就可以看到桌上放着半碗冒着热气的红豆粥。那是祖母给我垫饥的,因为晚餐要到入夜以后,那浓稠苦涩的味道,直到如今还流连在舌尖。

构建我童年记忆框架的还有楼外那狭小的衖堂和低矮的天线。当电视机飘起雪花时,祖母就拉着哭闹不止的我去拍打几下电线杆,用那干瘪却平坦的手擦掉我的泪珠,安抚着我这个小泪人。

春去秋来六个寒暑,小楼雕刻下我多少成长的陈迹。终究到我分开的那一天,祖母仓促上楼,抱下一盆月季,我等着祖母对我的叮咛,但是她只是攥紧了我的手,眼眶泛红,却并没有多说什么,只叫我好好的携带这盆花。带着对新世界的好奇,我分开了祖母的小楼。

花开花谢,到底是小孩心性,对侍弄花这件事并不细心,没过两年,月季就枯了,如今只剩一个砖白色花盆孤零零的被丢在阳台角落里,乏人问津。

日子就这样过着,小楼好像成了过来。直到有一天,母亲报告我祖母躯体愈发不好,为便当看病,去了上海的大伯家。还记得母亲边是太息边报告我:“你祖母怕影响你学习,还不让我们把这事报告你呢!”那一刻,祖母在小楼中的身影出现在我脑海里,旧事记忆犹心。我走后,那个家是谁阖入地窗,是谁晾晒衣服,是谁搬的躺椅?祖母还会牵起谁的手?

回顾到那一刻分别,祖母强悍的手握着我时的那份力量,即令不曾说出口,该当是含着但愿我常回归看看的渴求,只是怕给我承当,她更但愿本身爱护的孙儿快乐高兴的生活。

两层楼,一个家,即令我分开,但时刻不会忘怀,这儿是我成长的小小乐土,这儿是与祖母相守的丑陋韶光。就在彻夜,让我在梦中再回到那记忆的故里吧!

版权声明:本站原创文章,于05-07,由admin发表

转载请注明:高一叙事作文:祖母的小楼_1000字 | 思学教育网



猜你喜欢